四大名著都是非常写实的书,仔细看满满都是现实中的智慧。太祖说过,他看水浒是当政治教科书看的,看三国水浒不仅要看军事、外交,还要看组织。更有人说过,建国前我党历次山头斗争都能在水浒中找到原型。所以不贴近现实看,以龙傲天的思维看,太可惜了。
梁山聚齐一百单八将后,有且只有三条路可走:推翻宋朝夺位、维持现状、招安。
纵观中国历史,任何一个新王朝想灭亡统一中原的旧王朝,除了在中央篡权外,必须具备三个条件中的一个:极度腐败、民不聊生、军阀混战。
秦末,民不聊生;汉末,军阀混战;西晋末,军阀混战;隋末,民不聊生,军阀混战;唐末,民不聊生,军阀混战;北宋末三个都不占,所以即使首都被异族攻破了,也能跑到南方延续一百五十多年;元末,极度腐败,民不聊生;明末,极度腐败,民不聊生;清末,极度腐败,军阀割据。
不诏安,梁山有希望得天下吗?
很多人觉得宋江奴性太重,要是想当皇帝早打下东京了;更多人觉得一百单八将个个天神下凡,所向无敌。
其实不带主角无敌的思维惯性看书,会发现梁山打个祝家庄、曾头市都费死个劲,祝家庄打了三次,没有登州系突然到来去当卧底,几乎打不下来。打曾头市第一次梁山大哥都挂了。
打大名府也费死个劲。打高唐、青州、东平、东昌,相对轻松,但也是费了番力气,硬啃下来的。
为啥打州府反倒要比打村寨、地方民团轻松呢?
从慕容贵妃的兄弟任青州知府,高俅的兄弟任高唐知府,蔡京的儿子任钱粮丰厚的江州知府,女婿坐镇军事重镇北京大名府,可以窥出,宋朝资源已经被官僚瓜分的严重了,任人唯亲,宋朝已经比较腐败了。注意是比较腐败,不是极度腐败。
腐败的结果就是,想升官、发财,不看工作成绩看关系;上头拨给基层人员以及底层老百姓的好处,全被官僚给吞噬,比如元末明末,朝廷拨下来的赈灾粮食银两被层层卡拿,发到老百姓手里也就剩一堆米壳了。让你当兵打起仗来,能不能升官全看你关系是谁,没关系再勇敢往前冲也不会升官,甚至死了该发给老婆孩子的抚恤金都要被侵吞。你说谁会舍命前冲,不是能躲就躲。当兵的打起仗来就这德性,当官的也就不敢惹事啊,能跟梁山井水不犯河水最好。所以很多人认为,梁山这么多次跨越好多州县的军事行动,装扮成官军就没被发现并侵袭他们太假了,其实这恰恰是真实的地方。
而梁山、祝家庄、曾头市、方腊这些新兴的集团还没有开始腐化。没有人敢侵吞装备、粮草、士兵饷银等,并且勇敢前冲,立下功绩就能升官。自然不缺勇猛向前的人,因为任何时代任何地方都不缺乏以命博富贵的人。所以战斗力要强于已经腐败的官军。
极度腐败也必将导致民不聊生——官僚集团贪婪地无节制地压榨底层,破坏高层拨给底层的好处。
但我们从水浒传中看,武大郎一个卖炊饼的也能租得起两层楼,郓哥靠卖水果过的还不错,穷苦渔民阮小五有闲钱、闲心去赌博,远远还没到那种满地饿殍、卖儿卖女,民不聊生的地步。
有人说中国古代老百姓是最能忍的,能有口饭吃我就不反你,只有到了没饭吃不造反只能饿死,造反还有点希望活下去的时候,才去造反。其实这是实话。
孙子曾经曰过:“其下攻城,攻城之法为不得已。。。杀士卒三分之一而城不拔者,此攻城之灾也”。又曰过:“全国为上,破国次之。”
秦末,元末,明末,已经到了民不聊生的地步,所以陈胜、刘福通、李自成振臂一呼,一大片响应的,因为活不下去的太多了。到一个地就能得到大量兵源,并可以调用当地的物资,很容易就能席卷一大片,做到“全国为上”。
而以水浒中以及历史上当时宋朝的状况,显然达不到这点。势力最大的方腊也仅占了四百州中的八个州。
要想得天下,只能一个城一个寨地攻城硬啃,杀敌一千,自损七八百,六七百,五六百地啃,这一点在跟方腊你死我活的对决中表现得尤为明显。
你可能说当百姓太贫苦,上梁山了就能大块吃肉,大碗喝酒,所以想当强盗的老百姓一定不少。但只要仔细看看书就知道这完全是异想天开。看看强盗是怎样分配战利品的:
便叫掌库小头目,每样取一半守贮在库,听候支用;这一半分做两分,厅上十一位头领均分一分,山上山下均分一分。
十一个头领分四分之一,七八百普通强盗分四分之一,你个普通强盗还想大块肉大碗酒,想啥呢。并且过的还是刀尖舔血,明天就可能挂了的日子。强盗收入又不稳定,哪天没有余粮了,先苦的也是普通强盗。有人可能还会说,当普通老百姓容易受欺压,当了强盗就逍遥快活了。说这话的缺乏常识,什么人最受欺压?当然是兵营里的小兵。何况,地主欺压你可能还用文斗,毕竟还有法律约束不能太过了;强盗大哥欺压你很可能直接把你剁了,黑旋风哪天心情不爽砍了你,你有啥脾气?
所以打下来一个地方,愿意上梁山当强盗的老百姓并不多,梁山的兵力增加主要靠各小山头的加盟,与降将带领的兵马。
极度腐败还容易导致体制内部的人,底层无法上升到中层,中层无法上升到高层,因此不好好干活混日子,精力都用在怎么掏空国家上,让政府职能无法正常运行,甚至想投靠反政府势力。
体制内想当强盗的多吗?所谓逼上梁山,多数都是像秦明一样,被梁山弄的家破人亡,然后被迫上了梁山。这里把上梁山的体制内的分为两种,一种是非被梁山逼上来的,一种是被梁山逼上来的。
天罡中的军官有几个是非被梁山逼上来的呢。林冲算一个,这是无故被体制内逼的,并且有本事的一个。鲁智深虽然仗义,但做事太毛糙,镇关西对他毕恭毕敬怕成那样,他让他放金翠莲走,他敢说个不字?他非要把人打死,只能从军官变成逃犯。花荣属于宋江的铁杆粉丝,宋江指哪,他打哪。杨志是个官迷,纯粹是脑子不好使才不得不当强盗的,这点在他押送生辰纲时表现的淋漓尽致——他想让军士化妆成挑夫好不引人注目,但想不引人注目,那就别人怎样你就怎样啊。别人趁凉走,他非趁热走。你说他们是富人吧,连车都用不起,贩枣子的都能用的起推车,用车能大量节省厢军力气,并可自带酒水。你说他是穷人吧,杨志,老都管,俩虞侯几乎没啥负重,穷人哪舍得这样闲置劳力。杨志这样装的神不神鬼不鬼的,想不注意他们,实在太难了。管理能力也差的一逼——弄的寥寥十几个厢军都明着不听他的了。总而言之,杨志纯粹一个能打的废物,被强盗接收了。
徐宁是被胁迫上梁山的,关胜、秦明、呼延灼、董平、张清、索超都是想打梁山立功,好在体制内升迁。
十一个军官,一个被体制内逼迫,一个犯事,一个不合格次品,七个被梁山逼迫当强盗。可以看出,完全没到体制内对政府极度失望,进而政府丧失机能的地步。
并且,宋江跟武松分手时,武松说“久后受了诏安”,宋江说“久后去边上,一枪一刀博个封妻荫子”,可以看出当时的士人普遍对进了体制能升迁有相当的信任,愿意跟着体制混。
若是军阀混战的话,梁山完全有发展的空间:这个军阀来打可以跟另一个军阀结盟,或者趁别的军阀打,自己发展。哪个军阀要跟梁山火拼时也得大有顾忌。但水浒传里完全没有军阀割据的迹象,中央政府完全可以调动全国的兵力、人力、财力、物力。虽然战斗力不如梁山,但可以开爆兵流,熬也能熬死湖心岛上的几万兵。或者对梁山周围实施坚壁清野政策,耗他的粮食也能靠死他。
当然,或许有人说,梁山为啥不去攻城略地发展势力啊。梁山之所以能几次抵挡官军围剿,很大原因是他们的兵将都集中在一起,并且占据梁山泊有利地势,还可以陆上打不过了往水里跑。梁山啃个民团都那么费劲,要是好不容易打下来个城池,再分兵去占,离的太远隔着八百里水泊又难以相互救应,犯了分兵大忌。到时候占领城池的将领如果是秦明、卢俊义等这样被梁山弄的家破人亡被迫当强盗的将领,忠诚度就很难说了。能占早就占了,非不想,实弊大于利也。
所以说,想打下东京夺鸟位根本就没戏。
那在梁山上保持现状可不可以呢?
要是把一百单八将除了戏份多的主角外,都当成推动情节发展的符号,那是有可能的。但水浒是一部很写实的书,每一个人都会为自己的利益考虑。
就算在一个科室里,每人也为了争夺利益勾心斗角。你要把利益分配错了,或者他该得的待遇没给,升职顺序搞的不好,再老实的人也敢跟你撕破脸对着干。
何况,一百多个刀尖舔血的强盗,有把人肉当家常便饭的极品人渣,有横行乡里惯了的土豪,有能打的大将,有声望极高的贵胄,有性烈如火的,有阴险歹毒的 ,哪个都不是任你揉捏的。就算让你管十几个张口哥们,闭口义气的普通混混,你能让他们不随便惹事,不相互闹事,积极砍人吗?
并且梁山还分为宋江嫡系,晁盖系,江州系,三山系,卢俊义系,降将系,登州系,饮马川系等等派系。能维持大家不内讧,共同奋斗,太难了。所以太祖说宋江能把这么多派系领导在一起,很了不起。
打劫多了人都不敢走这条道了,所以越来越困难。随着宋朝围剿的力度增大,攻城抢粮也越来越困难。任何团体,资源不够分的时候,就是内讧不可避免的时候。
并且,有几个真心想当一辈子强盗,不想招安的呢。
还是拿天罡来说。很多人认为穆弘、穆春上梁山很轻松随意,跟着宋大哥就开开心心上梁山了。其实,你要设身处地想一想,就知道这是绝绝对对不可能的。穆弘原来是什么身份,揭阳三霸之一,揭阳镇上的保护费归他收,说不让谁住,没一家店敢收留。这何等的地位,镇上哪个有头有脸的人见了他不得恭恭敬敬的,想吃什么吃什么,想喝什么喝什么,想玩什么玩什么,想睡女人,一群美女排队等着。这样的生活你不要,高高兴兴地去个湖心岛上,当个受军事管制的强盗,过刀尖舔血的日子去了,可能吗?
只是宋江这样的江湖大哥,在他地盘上要被砍头,他不去救以后江湖朋友问责起来,没法交代。所以跟着李俊作作营救的样子(满城都知道什么时候砍,就他们不知道,该砍了还在城外准备救)。结果真遇到了被梁山营救出来的宋大哥,只能跟着宋大哥打江州军,无为军了。打了江州,不跟宋大哥走,也得跟了。
还有卢俊义这样的土豪,被弄的家破人亡。李应被骗去梁山,家被烧成白地。
还有柴进,殷天赐要他搬的时候,他说”便是叔叔卧病,不敢移动。夜来己是身故,待继了七了搬出去。”
并没有不愿意搬,更没想打死殷天赐,这时李逵冲出来把他打死,柴进不想上梁山也得上了。说梁山想害柴进吧,显得有点白眼狼。但是你认为你们市里的首富,远近闻名受人尊敬,会为了一套别墅被人霸占去,就家业也不要了砍了这人,从此去当劫匪操刀砍人吗?
有人说李应、穆弘没啥武艺排名太高不合理,其实带家产入伙的土豪排名都不低,就像后世太平天国的韦昌辉一样。
四大土豪,没一个想当强盗的。
关胜、秦明、董平、索超、张清、徐宁、呼延灼,七个降将,被俘恐前恐怕做梦都没想当强盗。
杨志是个官迷,有机会再回白道当个官,恐怕做梦都笑醒。
林冲被体制内的整的惨,但天性淡恩寡仇,在上梁山前不是想的妻子岳父怎么样了,而是想的”我先在京师做教头,每日六街三市游玩吃酒”,要让他再过这种小日子,肯定不会反对。事实上,要真想反对诏安,高俅上山的时候,他剁了他就完事了。电视剧里不少想剁高俅的情节,但书里没有。
花荣、张顺,宋江的铁杆小弟,知道跟宋大哥走有肉吃。
朱仝,被坑上梁山的。
戴宗,好好一个监狱院长,来个犯人基本就有五两银子的收入,舍弃这么丰厚的利润去作强盗?跟穆弘上梁山的原因差不多。
史进,富家子弟,一开始坚决拒绝当强盗,实在没办法了才入的伙。
李俊,堂堂盐枭,入伙原因同穆弘。
燕青,吹啦弹唱样样精通,喜欢玩,夜总会的红人,现在在湖心岛上受军事管制。
这些人想当一辈子强盗?开什么玩笑。
雷横,犯事了入的伙,还有公孙胜、张横。石秀是哪里能博地位去哪拼,杨雄没啥主张都听石秀的。解珍、解宝,登州系在梁山一直被压制,让他们选择,更有可能选择换到体制内中发展。
吴用,不第的秀才,这种人天生想造反。唐朝没让黄巢考中当官,清朝没让洪秀全考中当官,都被折腾的气息奄奄。
李逵,宋江的头号心腹,几乎是宋江的影子。在梁山宋江就是土皇帝,李逵几乎可以为所欲为,诏安宋江就得受别人压制。所以坚决反对诏安。
三阮,刘唐,太羡慕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日子,觉得这样的日子过一天也好,当强盗的心非常坚决。
所以太祖夸:李逵、吴用、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是好的,不愿意投降。
反对招安的跟想招安的,对比相差太大。
很多人认为是一把手就可以为所欲为,事实上,在重大利益抉择上,领导要是违背了所有人的意愿,那他也别想干了,命令也执行不下去。宋江若是想拖着不招安,恐怕前景不妙,被火拼了推举关胜、卢俊义领衔招安也不是不可能。
若是大多数强盗都反对招安,那重阳节会上,武松李逵出头反对招安了,大家应该七嘴八舌声援才是,结果只出来个鲁智深。说明绝大部分人是不反对招安的。你单位上要是领导有什么提议,大家普遍不满,这时有人出头反对了,别的人会不纷纷附和吗?
并且强盗年龄越来越大,战斗力也就越来越弱,越拖越危险。
招安的前途问题。
不少人都认为招安了就是等着去被弄死,凭梁山那点势力根本无法跟朝廷抗衡。
其实并非如此,任何一个团体都不是铁板一块,梁山如此,朝廷也如此。
水浒传中皇帝跟官僚的矛盾就不小。任何一个皇帝,只要脑袋没被驴踢过,都希望自己的手下清正廉洁,任人唯贤,爱国爱民,一分钱不贪只为人民服务才好呢,因为只有这样他的江山才能稳固。要是他的手下一个个成天不干正事,只吞噬集体资源,欺男霸女,逼的民众要揭竿而起,那他的王朝离灭亡也不远了。
但如果你当了领导,你的手下已经串联好了,同进同退,那他们违反你定的纪律,不执行你的命令时,你要被动很多。你要惩治一个人,他们一拥而上拉他一把,你基本就没啥招了。
崇祯死前说诸臣误朕,当年明月对此评价,崇祯手下官僚分为两种,一种是混蛋一种是王八蛋。国家危机四伏了,整天不干正事,无比贪婪地吞噬国家资产,对赈灾银子都不放过,花天酒地,养一大群歌儿舞女,然后因为话语权掌握在文官手里,还把自己宣传成了忠君爱国的典范,明朝之所以灭亡是因为崇祯猜忌不信任他们。
想象一下,现在的官僚要是没有监督、制衡,会官官相护成啥样吧 。
所以官僚需要制衡。
顺便多说一句,因为话语权掌握在文官手里,所以历史上但凡对官僚仁慈,大家君臣一场也是缘分,贪腐就贪腐吧,何必为了一些老百姓活的死活伤了君臣和气的皇帝,大都能留下“仁义宽厚”“仁宗”的好名声。拿官僚开刀的皇帝,如朱元璋、雍正等,会背负上刻薄寡恩,残忍好杀的恶名,并一定程度上被妖魔化,骂你儿子不是亲生的也是有可能的。
你当领导,有个亲信直接依附于你,你用他来制衡他们,管理起来就容易的多。
所以明朝用宦官制衡官僚,清朝用八旗制衡官僚,凯撒集权提拔平民制衡贵族,雍正推行“官绅一体纳粮”时用李卫制衡科举出身的文官。
而宋朝缺乏制衡官僚的势力,所以宋朝皇帝比明清弱势的多,也就是说话不好使的多。
在水浒里,宋徽宗一即位就提拔亲信高俅,想用作心腹制衡其他官僚。但高俅何等聪明伶俐的人,很快就发现给皇帝当恶狗,妨碍其他同僚贪污腐败任人唯亲,太不划算了,不如团结你我他,共同吃国家,把国家的官位多安排给自己的亲友划算,很快就融入到了官僚大家庭里去。
后期还能跟皇帝一心的,还有宿元景,如果能把宋江一班绿林出身的好汉拉入朝廷,直接听命于皇帝,就能给朝廷带来新鲜血液,制衡旧官僚,对皇帝、国家的统治是有好处的。但对旧官僚没好处啊,就跟现在纪委严了之后,没几个官僚不骂娘一样。所以出现了宋徽宗—宿元景扶持拉拢梁山,和以蔡—高—杨—童为代表的官僚打击排挤梁山的现象。
梁山提出替天行道,不反皇帝的口号,决不是因为宋江愚忠,也不是纯粹拉大旗作虎皮。而是因为以宋江的权术眼光看得出,皇帝需要拉拢另一帮势力制衡官僚,所以不断地向皇帝表忠心。
所以招安之后,梁山的命运并不一定是悲剧,而是取决于皇帝—亲信—梁山,与旧官僚的博弈。
如果在打完方腊,梁山还能保持以前差不多的实力,梁山跟皇帝也更有底气让旧官僚不敢动他们,甚至不得已分一些蛋糕给他们。
可能宋江已经在对宋、祝家庄、曾头市、辽的胜利中冲昏了头脑,主动要求征方腊。可惜,这次他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强敌——方腊(田虎、王庆不算,头年11月征辽回京,次年1月征方腊,根本没讨他们的时间,这二十回后人加上去的)。
宋江比辽、宋战斗力强,是因为辽宋已经比较腐败。祝家庄、曾头市虽然同样是新兴集团不腐败,但任人唯亲。祝家庄的核心成员是祝龙、祝虎、祝彪,其他人只能以姻亲形势加入,顶多再加个教师,别人就很难融入了,就算加入了,本事再厉害,功劳再大,也是疏不间亲只能在兄弟几个下面打工。所以很多英雄好汉没有投奔他们的动力,他们的势力很难扩张。曾头市也类似。
但宋江方腊不一样,宋江的弟弟宋清在地煞排名很靠后,方腊的几个儿子、侄子、叔叔都很牛逼,但地位反倒是受到刻意压制的,最核心的两人是石宝、邓元觉。好好干就有前程,愿意投奔他们的势力自然多。
然后在你死我活的火拼中梁山被打残了,失去了自保能力,宋徽宗想罩也罩不住了。这时宋江的悲剧就不可避免了。
作者:待我施为地煞变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8301221/answer/134556278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