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俗人,常有烦恼。我最羡慕的是那些没有烦恼的人,诸如那些看破红尘,遁入空门,剪断了三千烦恼丝的,都是我的偶像。世界上总有些“眼观井空而不惊,听闻岛枫亦无恙”的大师让人神往。
我一辈子都想成为这样的人,加上我的思维有点特殊,所以我常常开着A片,来锻炼和考验自己的毅力和修为。
结果就是我肾更虚或者憋得三观崩塌。进而让我觉得自己的毅力不行,修为也不足,内心更加充满了自责和悲观。
记得很多年前,一个老中医亲切地握着我的手说:“大家都年轻过,少点。”我一头雾水,用疑问的语气“啊”了一下。老中医着急地看了一眼我的父母,然后再看了我一眼,又说了一句:“少点,在一些事情上。”
我红着脸点了点头。最后走出门,爸爸拍拍我的肩膀,说了句“听到没,少点。”当时我就觉得无颜再面对父母。
后来渐渐长大,知道了一些事情,明白了一些道理,发现这个世界上比看A片更龌龊的事情其实数不胜数。
年长的人都知道,年轻的时候,总是喜欢一天感叹这个世界如何如何,假装自己很成熟,很深谙世事。
所以那时候我和所有装逼少年一样兜里装着一个逼,逢人就给他看我装着的逼。所以那时候我的三观,实在有点悲观。

而一个人看到怎样的世界,决定了他的世界是怎样的,这绝对是一句真理。
但是人总会经历一些瞬间顿悟,或者瞬间长大的时刻。
其实我从小一直比较压抑,主要因为我娘,她是个一直处在更年期巅峰状态从未下跌的姑娘,她说一,我绝对不能二,要是我二了,那我的天空会瞬间雷雨大作。后来在这种压抑下,我的性格开始容易和人产生距离感。
别人常觉得我表面嘻嘻哈哈容易接近,但是一接近才发现又和我隔了一座山。
直到某年我和娘一次激烈的争吵。争吵完之后我坐在房间里,郁郁寡欢,心想为什么我的生活会变成这样。
后来我摊开一个本子,写下一段话:言语的暴力胜过一切枪支弹药,带来的伤害胜过一切跌打损伤。面对恶言不应用恶言相对,把它当做天边的一道响雷,虽然尖锐难忍,但它终究一闪而过,不留心间。学着用他人的眼睛看他人,才会发现世上本没有可恨的人,只有不够设身处地去看待的偏见。心很小,应努力腾出安置美好的空间。而心又因此变广阔。
从此释怀。
其实每个人都值得更好的世界,世界很大,有很多面,有好的一面,坏的一面;明亮的一面,灰暗的一面。这些是我们无法改变的东西,但是我们要学着换个方式思考。
当我们努力地发现一个美好的世界时,我们生活的世界也会随着我们的发现越来越美好,我们看到的是一个美好的世界,那我们就已经不知不觉生活在一个美好的世界里了。
所以后来我常常感觉不高兴,很失望时,总是对自己说:你值得更好的世界。
而我的世界也确实因为这种暗示而变得更好。
一个人永远不能明确知道自己的想法对自己的生活能产生什么样的变化,但是我们要试着去努力改变自己的想法。学着欣赏生命的过程,就像一颗种子破土而出,树苗长成大树,大树绿叶满枝,开出花朵,结成果实;虽然会凋零,但仍循环往复。

后来某天,我娘又发火了,接着破口大骂。
我对她说,如果这件事我站在你的立场,我也会生气。但是你站在我的立场,其实你也会觉得我很无辜。
人的相互理解,源于沟通。我不再像原来,自己封锁了自己,然后还要期望别人能来理解我。如果别人不能理解,我就觉得孤独。这是一种很傻逼的状态。
别人都以为孤独来自于外界,其实恰恰相反,孤独来自于自身,来自于过度关注自身,当一个人的精力全部集中在自己身上时,必然孤独。
多关心身边的人,多了解他人的需要。你才会发现,原来人都一样,原来我们都有同样的烦恼和恐惧,突然你才明白,其实自己并不孤独。其实理解他人就是理解自己。
然后,我们就成熟了,长大了。

当回过头去,发现曾经的一切烦恼,恐惧,不安,都只是换个角度和想法就能烟消云散的东西时,我们会变得更聪明。
永远没有人能阻止我们去拥有更好的世界,因为每个人都值得更好的世界。